http://www.pavicasa.com

安控科技业绩刚有起色就成为失信被执行人银行

  有这样一家A股上市企业,2月底公布好消息,说去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扭亏为盈,3月初却连“扔”两个坏消息,不仅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且新增银行账户被冻结。但如此情况,公司还向金融机构申请巨额授信,终于引来监管部门关注。这家公司就是北京安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安控科技创建于1998年,是一家以自动化、信息化技术为核心的智慧产业解决方案运营商和产品提供商。安控科技在迄今22年的发展历程中不乏亮点,如2014年1月,公司成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2015年3月,公司在第十三届中国自动化年度评选中荣膺“企业发展突破”和“样板工程”两项大奖;2018年5月10日,公司推出全球首款宽温型安全RTU/PLC产品。

  不过,上市初期股价一度高至64.80元/股,股权市值近10亿元的安控科技,近两年经营业绩远非昔比。我们查阅其去年4月26日发布的2018年年报,发现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13.71亿元,同比下降22.38%;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5.51亿元,同比大跌618.52%,而2017年盈利1.06亿元;基本每股收益为-0.57元,同比下跌618.77%。

  同时,根据公司去年10月26日发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去年前三季度不仅营收7.01亿元,同比下降6.92%,且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的净利润亦亏损609.05万元。此外,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公司有息负债17.73亿元,而货币资金仅8321.03万元,偿债压力较大。

  原本,从安控科技今年2月27日发布的2019年度业绩快报看,公司经营状况有转好迹象。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利润255.73万元,同比增长100.45%;利润总额870.00万元,同比增长101.5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盈利478.24万元,同比增长100.87%;基本每股收益0.0050元,同比增长100.87%;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0.56%,同比增长50.04%。快报称,“公司抓住市场环境改善、油气行业持续复苏的历史机遇,发挥公司多年来在油气田行业的业务优势,加大高附加值项目的投入力度,提升毛利水平;同时加强成本费用控制,期间费用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

  孰料,净利润扭亏为盈的好消息刚发布三天,安控科技就连曝坏消息。3月2日,其发布《关于公司新增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出具的《限制消费令》,并通过中国执行信息公告网公示信息查询,获悉公司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公司被限制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告网显示,安控科技因(2020)京0102执3715号案件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该案系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与安控科技、俞凌(公司前任董事长)、董爱民(公司董事)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京0102民初46783号法律文书已发生法律效力。申请人平安银行北京分行于2020年2月11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因公司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故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注意到安控科技2月27日发布《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其中提及上述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称,平安银行北京分行向法院申请冻结公司账户金额6769.71万元,占2019年末资产总额和流动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83%和3.21%,占比较低。

  接下来,3月4日,安控科技又“扔”一个坏消息。其在当日发布《关于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进展及新增银行账户被冻结的公告》里披露,“截至2020年3月3日,公司(含控股子公司)共计42个银行账户被冻结,累计被冻结银行账户实际金额1358.17万元,占公司最近一个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60%。冻结执行金额16294.96万元。”虽然安控科技称,正积极与各方协调沟通,争取尽快解除上述银行账户的冻结。但其同时表示,“不排除后续公司其他账户继续被冻结的情况发生。”

  尽管安控科技自己也知道形势不佳,但就在银行、法院的“双面夹击”下,公司还向金融机构伸出了手。

  3月6日,安控科技发布公告:“为了满足公司(含下属分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生产经营所需的流动资金需求,公司(含下属分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拟向金融机构及类金融企业申请不超过人民22.48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

  我们注意到,连同安控科技自身在内,公告中所列申请本次综合授信额度的公司(含下属分公司)及控股子公司达到11个。而且,拟为本次巨额授信提供担保或反担保的人员甚多,涉及公司实控人和部分股东,以及非全资控股的子公司少数股东、执行事务合伙人,以及金融机构指定的担保人员。

  安控科技的“大张旗鼓”,终于引来监督部门瞩目。3月10日,深交所下发关注函,针对公司3月2日披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3月5日披露共计42个银行账户被冻结、3月6日披露拟申请不超过22.48亿元(含)综合授信额度,深交所要求其对多个事项进行说明,包括:公司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及多个账户被冻结,对公司资金周转和生产经营造成的影响;补充披露法院受理公司及下属分公司浙江安控与陈德峰借款合同纠纷案具体情况,及公司对相关事项信披情况;补充披露公司及子公司为申请银行综合授信额度提供担保的情况;披露公司5%以上股东、董监高等是否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或限制消费人员的情况等。

  值得关注的是,深交所在这份关注函里还“翻起旧账”,要求公司披露截至目前俞凌和徐辉所持股份质押、冻结或权利受限的情况,并补充披露目前控制权变更的进展情况,公司对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认定情况及规则依据,公司控制权变更是否存在障碍,公司控制权是否稳定,并充分提示风险。

  我们查阅安控科技于2019年11月29日晚间发布的《关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其中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俞凌与徐辉签署了《控制权变更框架协议》、《表决权委托协议》及《一致行动协议》,俞凌将其持有的1。67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7。44%)对应的表决权、提名权、提案权、参会权、监督建议权等权利全权委托给受托方徐辉行使,后者同意接受委托。由此,安控科技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徐辉。

  为此,深交所曾于2019年12月3日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就变更实控人的背景、过程、目的、影响,以及公司是否存在实控权不稳定的风险、拟采取哪些维稳措施等问题作出说明。

  那么,此番安控科技能否对深交所提出的种种问题作出合理解释?我们且看后续事态进展。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